首页 > 华东全搜索 > 快速阅读

孩子胎死腹中!孕妇质疑医院:医生没教数胎动

海西晨报·ZAKER厦门 昨天

孩子胎死腹中!孕妇质疑医院:医生没教数胎动

海西晨报·ZAKER厦门记者陈佩珊通讯员陈清荣

离预产期越来越近,孕妇小瑜满心期待。但在孕期33周多时,她却意外被告知胎死腹中。一场关于胎动的争论在小瑜与院方之间展开。

孩子胎死腹中!孕妇质疑医院:医生没教数胎动

胎死腹中孕妇质疑医院

今年8月31日,因感觉腹中胎儿一天无动静,怀孕33周有余的小瑜急忙赶往了平时产检的厦门某医院。经一系列检查,小瑜被告知腹中的胎儿已是死胎。9月2日,通过引产,小瑜将死胎娩出。这一胎是个男婴,脐带呈螺旋状扭转14周,脐轮根部变细呈索状坏死。

小瑜一直想不明白为何宝宝毫无征兆地没了。她回忆,怀孕期间,她严格按照规定进行产检,所有产检项目也都在该医院进行,未有任何异常。

事后,小瑜及其家属回想,如果早点发现胎动异常、早点就医,事情或不至于发展到这般田地。小瑜认为,院方从未告知如何正确计算胎动,以致她无法及时察觉胎儿异常,最终导致胎儿死亡。小瑜还拿出了8月31日的就诊记录,她提出,医方在建卡本上的医嘱没有签上当班医生姓名,属于工作上失职。

带着对院方的不满,小瑜及家属提出了10万元的索赔要求,多次上医院讨要说法。因协商未果,9月12日上午,小瑜及家属向同安区医调委求助。

当面沟通难达一致意见

9月12日当天下午,同安区医调委立即启动了调解程序,还召集律师、调解员组成了调解小组。患方、院方都如约出现在了调解现场。

针对8月31日建卡本上没有当班医生签字的问题,医院当场向小瑜一方赔礼道歉。经院方内部调查,系个别医生习惯在患者完成所有检查项目、自己也查看完报告单再签字。院方诚恳表示,今后,他们将严格规范医生的诊疗书写行为。

小瑜一方坚持认为,意外发生是因为医生未告知要数胎动及如何计算胎动导致。针对这一争议焦点,调解员提出了一系列疑问,如医方是否有规定要指导孕妇如何正确数胎动;数胎动对胎儿死亡有没有直接关系等。

院方解释,胎动指的是胎儿在子宫腔里的活动冲击到子宫壁的动作,次数、快慢等表示胎儿的安危。产检医生一般会建议孕妇在妊娠28周以后开始每天数胎动,但胎动只是孕妇的主观感觉。院方还称,数胎动是常识性的知识,产检医生门诊时都是口头交代孕妇要注意数胎动,目前厦门没有明确规定要书面记录。

据介绍,细心的孕妈可掌握胎儿运动规律。一旦胎动发生变化,应及时到医院检查。院方指出,小瑜至医院检查时,她主诉称胎动已消失一天。

另外,医院推断,胎儿死因是脐带扭转14周造成的。妇产科医生解释,脐带扭转易导致营养中断和血液中断,会让胎儿缺氧。据介绍,目前医学上仍然无法提早侦测脐带扭转,也没有明确认定导致脐带扭转的原因。

对于院方的解释,小瑜还是心存怀疑。当院方提出通过鉴定查明死因时,小瑜一方坚决不同意。调解员给此次调解按下了暂停键。

各方协作提出专业意见

之后,在调解员的帮助下,小瑜就医学争议咨询了福建正大司法鉴定所法医。法医客观、中立、专业的解释让小瑜情绪稍有缓和。当调解员表示还可提供厦门市医学专家库让他们挑选妇产科专家进行咨询时,小瑜终于不再坚持。但她和家属还是认为,院方的过失导致胎死腹中,对家庭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经济和精神损失。

参与调解的律师陈小明指出,可通过鉴定明确医疗行为与损害后果有无因果关系。"如果不采取鉴定方式,可通过咨询获取法医、妇产科专家的专业评定或意见,这也是计算赔偿金额的辅助方式。"陈小明还就赔偿问题给予法律层面的解读,提出法律意见。小瑜表示愿意与家属商量。

在调解员的不懈努力下,医患双方达成共识:胎儿死亡与医方医疗行为无直接因果关系,但医方在患者产检过程中的沟通告知方面存在一定不足。近日,医患双方就赔偿数额达成调解协议,化解了纠纷。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调解员手记

重视病历

书写规范

在医疗纠纷中,医生自以为是常识性的知识、看完报告再签字等习惯,都是医院诊疗行为存在瑕疵的地方。显然,这些诊疗行为完全可以通过医生自我严格要求和医院规范管理来完善。

因此,同安区医调委向广大医院、医生提醒,健康教育应贯穿孕产期始终,不能因为是常识性知识而忽视宣教科普。另外,病历是患者病情变化的客观反映,是医院诊疗过程的法律文书。院方应警钟长鸣,提高医疗风险意识,严格要求医务人员从细节、环节、过程入手,客观、真实、准确、及时、完整、规范地书写病历,从源头减少医患纠纷的发生。

(同安区医调委陈清荣)

孩子胎死腹中!孕妇质疑医院:医生没教数胎动

查看原文
媒体号内容由HD搜索引擎在线转码,本站不保存、不修改,源站删除即无法浏览;
编辑号内容由注册作者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仅提供了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