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东全搜索 > 快速阅读

付了 14 万,河北小伙娶回家的“云南新娘”却跑了

现代快报全媒体 21小时前

现代快报讯(记者于露)3月30日,向婚介所支付了14万"中介费+彩礼钱"后,家住河北省沧州市献县的小伙刘威(化名)领了结婚证,并"迎娶"了自己的"云南新娘"。8月2日,新娘声称自己必须回云南老家,她承诺刘威一个月左右回来。可是到了10月中旬她都没有回来。

付了 14 万,河北小伙娶回家的“云南新娘”却跑了

△刘威与陈凤的结婚证

10月18日,刘威向现代快报记者反映了他的遭遇。无独有偶,在当地"云南新娘"落跑的事情并不只是一起。另外两位男子,同样是经过这家名为献县俪缘中介所的婚介公司介绍,同样与云南女子结婚,他们娶回家的新娘,同样"落跑"了。

31岁河北小伙牵手"云南新娘"

家住河北省沧州市献县垒头乡横上村的刘威,31岁,平时以务农与打零工为生。随着年岁渐长,家人开始操心他的婚事。3月,刘威通过献县俪缘中介所开始相亲,认识了云南女子陈凤(化名)。

3月3日,在献县俪缘中介所负责人王某某的介绍下,刘威与中间人闫某某乘坐飞机前往云南相亲。据刘威回忆,十多天时间内,闫某某给他介绍了不少女子,但是都没有成功。3月11日,他前往临沧市云县与一个名叫陈凤(化名)的女子相亲。

付了 14 万,河北小伙娶回家的“云南新娘”却跑了

△陈凤的照片

10月18日,刘威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我们见面不到15分钟她就说相中我了,说看上去我是个老实过日子的人,她也想找个这样的人。"

两人看对眼后,刘威便将此情况告诉了闫某某。闫某某说,只要刘威交14万(包括中介费、彩礼钱)现金,陈凤就可以和他回家。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刘威虽然觉得这是个大数目,但心想着找个对象不容易就付了14万现金。

3月30日,在俪缘中介所负责人王某某的带领下,回到献县的刘威和陈凤去献县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

4月7日,两人在刘威家举行了婚礼。

女方出走,婚介让男方报警

4月10日,婚后的第四天,陈凤对刘威说云南出事了,她要回娘家一趟,一个月后回来。而陈凤再回来,已经是三个月后的事了。"她走的这三个月里,刚开始她还每天和我电话联系,可是越往后电话越来越少,而且她总以各种理由向我借钱,说等她回来一起还给我。这三个月她陆续从我这里借走了12万元。"

7月30日,陈凤回来了。

可是,8月2日,陈凤说自己必须得回云南,她承诺刘威一个月左右回来。刘威一家有点不高兴,便给中间人闫某某通了电话,闫某某做了担保让陈凤走。

9月1日,刘威联系陈凤询问她何时回来,陈凤称自己有点事,过几天再回。9月5日,陈凤告诉刘威她手机要换号码,换完后与他联系。但刘威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换了号之后我始终联系不上她,后来中介又给了我个新号码,我打过去,但电话一直没有通过。我加了她微信。我说不行就把婚离了吧。她说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但是我有事不回去。微信是一个礼拜发一条,发语音给她,她说听不到。9月到现在一直电话都打不通。"

刘威说去云南相亲之前,献县俪缘中介所负责人王某某承诺他,相亲成功后,在未打骂或不离婚的前提下,新娘如无故失踪,婚介所将予以负责,返还中介费和彩礼钱的一部分。

因为一直联系不上陈凤,刘威便去县城寻找中介,发现中介居然关门了,"我给她(王某某)打电话问她在哪?她回我说你对象我联系不上了,让我自己去公安局报警。"

10月18日,现代快报记者致电中间人闫某某,对方称:"我微信联系了那个女的(陈凤),她没回我,前天他们俩还联系呢。"

随后,现代快报记者多次致电了陈凤,均未获接听。

一个村子,三个"云南新娘"两个不见

无独有偶,在献县的郭庄镇王尧京村也发生了类似的"故事"。

6月初,28岁的汤兵(化名)在献县俪缘中介所负责人王某某的微信朋友圈,看到了她发布的云南姑娘王小华(化名)的照片,他表哥劝他去看看。

6月5日,汤兵与王小华在王某某的婚介所见了面。随后,汤兵东拼西凑支付了王某某12.5万,"微信、银行卡都不行,她(王某某)只要现金。"6月20日,汤兵与王小华领了结婚证。

10月28日,汤兵向现代快报记者介绍,王小华是在9月19日不见的,"那天下午5点左右,村民看到王小华被一辆褐红色的车接走了,车牌照、车标都被挡住了。"

此后,汤兵便很难联系上王小华了,"电话不接,微信有时回,有时不回。"

汤兵透露,王某某当时承诺他,保证相亲对象给他生孩子并且不走,走了就退钱。不过9月19日王小华走后,王某某却让汤兵报警解决。

汤兵称,在他们村,上学的男孩子在外地工作后便在外地找对象,村里的女孩子要么外出上学,要么去外地打工,像他这样"下学"早(记者注:指很早就不上学)的男子很难找到对象:"我现在28岁,在我们这里,这么大一般都有两个孩子了。"

付了 14 万,河北小伙娶回家的“云南新娘”却跑了

△汤兵与王小华的聊天记录

10月19日,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上了王小华,她告诉记者自己正在外面打工,"他(汤兵)怎么可能联系不上我呢?我有时间就回(微信),没时间怎么回呢?"

"结婚3天,我就带着她回云南的家了,可一到家她就没影了。"与汤兵同村,同样迎娶"云南新娘"的柳伟(化名),与他也有着同样的遭遇。

汤兵说:"我们村上一共三个‘云南新娘’,现在跑了两个,还剩下一个。"

多名"云南新娘"经同一中介机构介绍

现代快报记者发现,这三位男子所娶的"云南新娘"均是通过献县俪缘中介所介绍的。

在天眼查上,记者搜索到了介绍云南新娘的这家献县俪缘中介所,它的注册时间是2013年10月11日,注册地址为献县平安大街东段,经营范围为服务中介、婚姻介绍服务。

记者也找到了献县俪缘婚介综合信息服务中心的公众号。该公号的备注是:信息咨询信息发布、贷款、分期房分期车、保险、售海景房、汽车买卖、婚姻介绍、房屋租赁、房屋买卖、车辆保险、建材仪器销售,企业供求信息,求职招聘信息。依据该公号的介绍,献县俪缘婚介综合信息服务中心的功能不仅限于婚姻介绍。

"征婚,云南人,傣族人,26-29岁,未婚,有喜欢的去云南相亲。"在8月3日该公号的推送文章内,记者看到了如是的征婚启事,除了文字外,文章内附了多张女姓的照片。

刘威曾去献县公安局报案,他说献县公安局给他的答复是:你们已经领证了,属于合法夫妻,她回娘家属于正常,我们没有法律依据给你们立案。汤兵也得到了同样的回复。

10月18日,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上了献县俪缘中介所的负责人王某某。她表示:"我知道他(刘威)这个事,但他对象不是我介绍的,没有经过我。"她说中介所虽然是她开的,但这件事跟她没关系,"我不知道她对象在哪,谁给他介绍的对象他找谁去。"王某某称:"人家(陈凤)是回娘家了,不是找不到人了。"

新娘跑了,三名男子均选择报案

现代快报记者搜索微博发现,献县曾经出现过不少骗婚事件。据名为"献县资讯"的微博博主发布的文字,一外籍女子骗婚被献县警方抓获。而沧州晚报的官方微博@沧州晚报也曾发布信息称,一外籍女子伙同他人,在多地骗婚,疯狂诈骗钱财,最终在献县作案时露了马脚,被献县警方抓获归案。

10月19日,现代快报记者致电刘威所报案的献县公安局信访部门。一位王姓工作人员称:"我们每天不止(接待)一个人信访,我不知道他(刘威)的事。通过中介结婚,拿到了结婚证,(新娘不见了),可以直接上法院(反映)。"

随后,现代快报记者致电汤兵与柳伟报案的献县河街刑警队。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接到报案,但因辖区新旧交接,他并不了解该案处理情况。

(当事人供图编辑王鹏)

查看原文
媒体号内容由HD搜索引擎在线转码,本站不保存、不修改,源站删除即无法浏览;
编辑号内容由注册作者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仅提供了信息存储空间服务。